緣 起

• 緣 起
• 佛陀多羅的傳記
• 開啟經文解說
• 文殊師利菩薩
• 普賢菩薩
• 普眼菩薩
• 金剛藏菩薩
• 彌勒菩薩
• 清淨慧菩薩
• 威德自在菩薩
• 辨音菩薩
• 淨諸業障菩薩
• 普覺菩薩
• 第十一章 圓覺菩薩
• 第十二章 賢善首菩薩
緣 起

【三十年前的一段往事】

今天是我第一次講「圓覺經」,在講「圓覺經」之前,首先跟諸位提一下,有關這本經在台灣第一次印行的故事。

事隔三十多年了,民國三十七年,我首次從南京來到台灣,當時帶了很多佛像、佛經,打算碰到合適的朋友就送,讓佛經留在台灣。結果,到台灣一句話都聽不懂,在基隆的旅館住了三個月之後,又把佛經帶回去了。

民國三十八年二月底,又到了台灣,也同樣在皮箱裡,放了些佛經。直到民國三十八年底,從各路撤退來台的人很多,尤其是從四川重慶、西康來的老朋友,還有一些在沿海打游擊的朋友,都來到我那在基隆的「招待站」。那時候,我家每餐吃飯席開六桌,我內人及煮飯的,都累得受不了;晚上睡覺時,在日本式的榻榻米房子裡,到處睡的都是人。

那個時候我到街上逛,看見書店裡擺著的,都是一些日文書,找不到幾本中文書,好的四書買不到,佛經則更談不上。

我的一位老同學朱鏡宙先生,也來到了台灣,也住在我家。有一天他告訴我,有一件大事要做。我說什麼事?他說不得了,台灣連一本佛經也沒有。我說豈止沒有佛經,連普通書都缺乏。他說我們要做一件功德,辦個印經處。我說好呀!你去搞!你去搞!因為他是章太炎的女婿,做過財政廳長、銀行董事長,地位高,名氣大,做了很多事。

過了一個多月,有一天他愁眉苦臉回來,告訴我說,台灣印經處搞不起來。我問為什麼?他說錢不夠。我心裡想,你老哥身邊的黃金拿幾條出來,不就成了嗎?但是,此話不能講,雖然是老同學,人到了某個階段,不能隨便開玩笑。我順手把抽屜一拉,將裡面所有的鈔票抓出來,對他說都給你夠不夠?他趕緊數,大概是二千多吧!我忘了,那時黃金一兩是二百二十元。數完,他高興得把手舉起來說,夠了!夠了!阿彌陀佛!菩薩保佑!台灣印經處這下開成了!

我說,好了,你趕緊到台北去辦吧!我再問:你第一部印什麼經?他說唉呀!這又難了,佛經不曉得到哪裡找?我說你等著、等著!送官送到縣,送佛送上天,我的皮箱裡還有幾本佛經。一翻!「圓覺經」,好不好?好,就印圓覺經。

以上是三十年前的一段往事。所以,今天我手裡拿著「圓覺經」無限感慨,天下事之因緣多奇妙,想不到三十年後在此講「圓覺經」。

【大經之真偽】

我平常不太喜歡講「圓覺經」,為什麼呢?這真是一本大經,太大了。若分科判教的話,則歸入最大的華嚴宗,華嚴宗是中國唐代以後新興的佛教宗派。其根本經典「華嚴經」的內容包羅萬象,是佛教的大寶庫,所謂「不讀華嚴,不知佛家之富貴」。「華嚴經」的重點是講「一真法界」,處處皆是佛,一切眾生人人皆是佛,「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」。的確是「直指人心,見性成佛」的法門,真是太大、太直截了。所以,我平常很少講「華嚴經」及「圓覺經」。

再說,所有的佛經,乃至所有的宗教,看人生都是悲觀的,認為人生是痛苦的,要求解脫;都認為這個世界是缺陷的、悲慘的。唯有「華嚴經」所講的,認為這個世界無所謂缺陷,即使是缺陷,也是美的;這個世界是至真、至善、至美;是一真法界,萬法自如,處處成佛,時時成道。這也就是所謂的華嚴境界。

「圓覺經」講的是一乘圓教,沒有所謂大乘、小乘之分,只有「見性成佛」,而且是無所偏的圓教。

但是,清末民初很多學者,認為這本「圓覺經」是偽經,因為當時的學術注重考據,疑古之風盛行。中國的學術思想,在近三百年來,偏重於考據實證之學,這是因為清朝的知識份子,看到明代講理學談心性,最後把國家都亡掉了,所謂「平時靜坐談心性,臨危一死報君王」,修養好有什麼用?所以,滿清以後之學風,轉為重實踐及考據。到了清末,受到西洋文化的影響,疑古之風盛行。當時梁啟超等說「圓覺經」、「楞嚴經」、「大乘起信論」是偽經。他認為這是後代的得道高僧所偽造,不過,假亦假的好。妙的是佛經裡文字最美的便是這二經一論。

「圓覺經」是否就如梁氏等所說,是後代大禪師所偽造?不見得。我可以說這的確是真正的佛法。「圓覺經」與「楞嚴經」,應該說是佛教的無上密部,只因為「圓覺經」、「楞嚴經」的文字實在太美了,而一般佛經的文字沒有那麼美,所以有些學者認為是偽經。

下面我們來看翻譯這本經的佛陀多羅的傳記。